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审判

复合领域解除。

林年半跪在地上在血滴声中喘息着,他想站起来但却做不到了,因为他的右脚已经骨折了,尤其是脚腕以一个看着都能让人抽口凉气的角度翻折了九十度,圣十字的影响最后的‘必杀’被强行更改为了‘重伤’,但想必被窝心一脚的风间琉璃也绝不好受,没个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神。

就跟林年猜测的一样,玻璃橱窗内,汽车的残骸中趴在地上的风间琉璃正在剧烈的咳血,在他的胸膛上出现了一个块可怕的凹痕,用X光透视可以观察到内里就算是有龙骨状态的保护,数十根坚硬的骨骼依旧粉碎性骨折,少数碎片甚至划伤了心脏只是在强大血统的保修复能力下没有内失血过多死亡。

风间琉璃看着破碎橱窗上十不存一的玻璃,里面倒影着数十年不见如此狼狈模样的自己。

很难想象混血种中的皇帝,号称极恶之鬼的他会被伤成这个样子,但躺在这里就已经是躺在这里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威势有多么恐怖骇人也白搭。

风间琉璃,源家次子源稚女,被一个开了作弊器的本部一年级学生一脚闷了心窝子踹成了重伤躺在橱窗柜里,身上还耷拉着今年冬季的时髦白狐披肩显得不伦不类的,实在有些可笑。

风间琉璃多咳嗽了几口血,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皇血的体质果然不同凡响,重伤成这样他还能有行动的力气,只是接下来想要战斗大概就只能省省了,原本他准备的帅气退场现在倒是一个都派不上用场了。

不过林年的情况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吧?

从堵住玻璃橱窗的汽车残骸夹缝里钻出去,风间琉璃一眼就看见了街道边上坐在马路牙子上试图对自己骨折加扭伤脚腕伤腿下手的林年。

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前者面无表情的挑了挑眉,后者则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没死呢?

没死。

还打吗?

随便。

绕是风间琉璃也不由嗤笑了一声,拖着身子摇着头勉强走到了马路上准备离开了。

倒也是没想到猛鬼众的‘龙王’退场的居然如此寒碜,现在有辆出租车来接他也比他一瘸一拐的走进即将消散的白烟里好啊。

“关于你之前说的话。”

街边,林年忽然开口喊住了转身准备离去的风间琉璃,后者站定了但没有回头却是准备倾听他的后话了。

林年看着风间琉璃的背影继续缓缓说出后话:“在打之前你说了很多有的没的,其实我都没怎么听——我不了解你们这些自称为‘鬼’的危险混血种有多么悲惨的过去,因为我压根就不是你们这边的人,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埋着我在乎的人,我就不属于这片土地,所以你们的过往历史跟我无关。”

“但是。”林年话声一提?目光盯住了风间琉璃的侧脸?“我记住你了,风间琉璃?这个名字我记住了?想必如果以后能把你的脑袋砍下来,想必一定能在校长那边证明一些什么。”

“把我的头当做证明吗?”

风间琉璃点了点头?侧头看向了马路边的林年,似乎是在观赏着一块璞玉?又想是在看他身后更远的东西?最后他摇头平淡地说:“等哪一天,你不需要‘作弊’还能站在我面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或许我们又能聊一些不同的东西了吧。”

“...九阶刹那么?”林年似乎明白了风间琉璃的意思。

对方似乎看出了自己复合领域的一些秘密,也并不认同这种依靠付出‘代价’获得的力量?即使一个己身只能使用六阶刹那的一年级学生?依靠着这股力量将他这个混血种的皇帝几乎战平了。

(如果了解原著风间琉璃的读者,应该知道六阶刹那与风间琉璃的差距)

“送你个东西。”风间琉璃从素衣下掏出了一个形似福袋的东西丢了过去。

林年遥遥的接住了,打开手心发现这是一个烟袋,上面刺绣着一个飘逸的...源字?

源?

林年陡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曾经在风间琉璃身上的熟悉感骤然被这一个字串联了起来?再抬头看向风间琉璃时,对方只淡笑着看着自己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可惜我此生流离人世间要找的不是你?我要找的是最强,是正义的伙伴?是无敌的希卡利奥特曼,所以你今天不会死。”风间琉璃神往地轻声呢喃了几句话?街边的林年离得太远了不太听得清他的声音。

“只是如果真要在今天分出一个胜负...”

风间琉璃的声音骤然提了起来?到达了林年能听见的程度?他也抬起了手中握着的只剩下刀柄以及半截刀刃的樱红长刀,用为数不多的力气徒手掰下了那半块刀刃对准了林年:“我猜现在你已经没法再同时使用两个言灵了。”

林年没有回答他,因为对方说对了,他付给金发女孩的‘代价’只能够支撑他完成刚才那战平超级混血种的一役,在‘底牌’消失后他现在的极限力量不过是六阶刹那和更加熟练的时间零使用者。

也难怪这位混血种的皇帝从未将心中真正的杀意落在林年身上了,在他看来这位越级挑战他王座的男孩还羽翼未满,锋利的利齿尚未到达吞噬新王的程度,只是今日对方证明了他那值得期待以及未来利用的潜力。

但挑战王座失败终归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风间琉璃两指夹着半片刀锋对准了路边林年的眉宇,准备为这场战斗划下最后的符号。

他屈指,在不扯动心脏划痕的情况下掷出了手中的炼金刀刃,刀刃在刹那间接近子弹的初速,尖啸着落向林年的眉心!

就在林年准备再度催动刹那攀升至六阶时,有人无声中站在了林年的身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