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七日谈

虽说早在二月初时按照中国的气节来讲已经立春了,但在日本这边春日的温暖似乎在三月出头才姗姗来迟。

早间的大雾白帐似的罩住了整个东京,路人提着公文包竖起领口遮着口鼻匆匆走进雾里。街边家电橱窗里天气预报的主持人说今天会有雨,可天气预报从来都没有准过。

大家都相信雾后面是阳光,只是他们在东京藏得太深了看不见。

可其实是没有的,如果真的有阳光,雾早便散了。

源氏重工,ξ层。

ξ是希腊数字,在数学中代表‘未知’,所以就算在蛇岐八家中也极少有人知道这个楼层的存在,在实质上它存在于四十五层,几乎要抵达源氏重工的顶楼,往天上看似乎能触碰到青黑色的铁壁,往下看人群如蚂蚁一样在地上匍行。

曼蒂趴在ξ层唯一的阳台,居高临下地眺望着大雾中带着露水稍显潮湿的钢铁丛林,现在正是深夜与黎明交接之时,微薄的天光都被雾气给遮挡下了,城市里显得有些晦暗。

东京里一栋栋林立的大厦沉默着被大雾冲刷得发白,若隐若现像是黏黏地融化在雾气里,一扇扇玻璃幕墙后晃动着白幽幽的光,一块一块的亮在雾中的大楼里,像是曼蒂手中端着的斟满清酒的方杯里那几颗晶莹剔透的冰块。

温度渐冷,雾更浓了。高楼中的白炽灯光也消失看不见了,像是冰块融化在了酒里,没什么变化但莫名地就是会觉得酒味淡了许多——东京里的生气也为之少了些许,没有生气的东京就像是鬼城,也没了什么看头。

趴在阳台栏杆上曼蒂收回目光直起了身子,往手里哈了口白气取暖,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但在大厦的高层上吹风还是有些凉意,她紧了紧身上披的白色外套转头拉开了拉门走进了背后的里屋。

比起外面的湿冷,里屋里好若春暖花开,没有任何装饰家具的客厅里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被炉,这玩意儿在国内不常见,但在日本却是家喻户晓的宝贝,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甚至胜过空调和地暖。

被炉桌上放着小型的电烤炉,上面架着寿喜烧的锅,里面沸腾的高汤煮着划了十字的香菇、切得正方规矩的午餐肉、粉白嫩的粗粉条和豆腐,两片白菜躺在白汤上起起伏伏颜色亮眼清新。

一身执行部黑衣的源稚生坐在寿喜烧的锅旁边一言不发地凝视着里面的菜色,大概审讯犯人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

曼蒂走到桌边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余光偷看着执行局局长这一丝不苟的模样心里直犯坏水儿,心想你那邪眼再电眼逼人这电烤炉的火量该这么点也就这么点,除非你的言灵是君焰可以自己动手掌心煎蛋估计大家才能早些吃宵夜。

宵夜。

对的,宵夜。

现在离日本人习惯的早饭时间还差些点?再说了也没谁早上起床就吃寿喜烧这么热乎的汤锅?所以这一顿自然是宵夜。

——毕竟屋里的两个小祖宗一宿没睡了。

客厅的液晶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索尼的全明星大乱斗?地图是丛林沼泽?索尼克对阵碧琪公主,两个卡通人物在地图上各种奔跑跳跃必杀技?这张图没有固定的血量限制,讲得是击飞次数?谁被必杀技打飞出版外到达三次就直接gameover。

现在索尼克掉落沼泽的次数是一次?而碧琪公主已经跌下去两次了,按照比赛来说就是到达了赛点。

屏幕前林年和绘梨衣两人一言不发地坐在液晶电视前猛按PS3的手柄,通宵熬夜不可避免的减慢了两人眼周的静脉血流速度,两人脸上都挂了点黑眼圈?旁若无人般死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屏幕里?草地平台上索尼克刺猬球一样滚来滚去,各种弹跳加速撞击,偶尔使用他的超必杀“超级索尼克”变身蓝色旋转小球疯狂弹射碰撞敌人,碧琪公主每次必杀技必然都会被灵活地躲掉,再立刻抓机会背刺撞击一波?啪一下把碧琪公主撞飞到了版边两只手吊着板块,索尼克见状再马上小跑过去踩手补刀?可谓痛打落水狗电竞没有温柔寡断!

“菜好了。”桌边源稚生把筷子伸进锅夹起一块香菇尝一口,闭眼嚼了两口再放下了筷子看向鏖战激烈的两人。

“等会儿!”

“再一会儿!”

两个人同时做出表态?林年是喊出来的,绘梨衣则是头也不回地举起了身边小本本?想来已经不是第一次熟练地举起这行字了。

曼蒂清楚看见了源稚生额头青筋转瞬即逝跳起了一下?但强大的自控能力让他一声不吭地忍住了?自顾自地把寿喜烧的火量调小了,看起来是不准备跟这两个网瘾少年女一般见识。

至于源稚生居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还在帮忙煮寿喜烧这事儿,换以前来他们会感到不可思议,但在知道上杉家主与之关系后,事情倒也合情合理的起来,也难怪那一天源稚生会做出那样的决断了。

距离源氏重工暗杀(爆破)事件已经过去数天了。

那一日的事情余波也渐渐平息了,没有太大的舆论扩散开,事情最终以“煤气公司运输车辆爆炸引发地下天然气管道泄漏连锁爆炸”为结尾敲定了。

至于事情的真伪,没人知道,在推特、ins上倒是有不少东京中心区的居民声称听到了枪声和叫骂,但由于当时满街的白烟没有录像(有录像的则是被一群黑衣人挨家挨户问访)拿不出石锤证据来,据说当日警视厅出动了上百警力结果也只扑了个空,在现场只找到了一栋被“炸”穿底层的大楼和一堆爆炸过后的断壁残垣,除此之外一颗弹壳都没有发现。

于是这件震动了半个东京的大事就这样草草了之,没有人会怀疑警视厅查案的决心,因为探查大案一直都是升职加薪的最好机会,能主动放弃案件要么是真的查不出什么东西来,要么就是警视厅上层有人悄然施压了,而平民百姓们自然没有机会接触到了这一层更深的理由。

林年和自称上杉绘梨衣的红发巫女是在街道上被发现的,最先跑出来的自然是源稚生,在听见楼下的轰鸣时,他就已经预感到了发生什么,立刻抛下了面前的敌人和楼上爆炸着火的辉夜姬机房,马不停蹄地带着人冲到了楼下,果然看见了绘梨衣和‘审判’留下的满目疮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