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公开对立无可救

洪景来愈发感到华阳书院背后的势力庞大,居然在汉阳公开上书之后,还能继续煽动起六七万众发布檄文。

实打实的说,洪景来一开始并没有说要彻底搞死华阳书院,事情的起因仅仅是一间小小的下院处于清核之列。如果华阳书院识相,这时候赶紧把自己吞下去的那些田地,吐出来那么一半,再加上洪景来身边几乎一边倒的劝说,那这事也就翻篇了。

华阳书院甚至有可能成为天下的表率,率先交出“所有”寄名的田产,洪景来可能还会请旨再度加赏万东庙和华阳书院。

其他的书院见华阳书院都怂了,识相的肯定会乖乖配合清查,不识相的那些也没有了撑腰的人或者借口,只能被洪景来轻易的摧垮。

等洪景来不管事了,或者蹬了腿,也就十几二十几年的事情。凭华阳书院在士林的巨大号召力,只会更加兴盛和繁荣,获得比往昔更多的田产财富。

是什么让他们这么膨胀的?

凭借一隅书院,竟敢公然对抗整个汉阳朝廷!

这样毫无敬畏,已经把自己凌驾于国家公权力和王法之上的存在,已经不再是一间简单的书院,而是寄生在有明朝鲜国身上的毒瘤!

你越是这般蛮横,洪景来就越是要强力镇压。这个国家到底是谁说了算的?以前是掌握着兵权的勋贵两班和李王说了算,现在是掌握了兵权的京华士族和李王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抱着个死人牌位说了算的。

面对这种目无王法的公然挑战,洪景来心中怒极,但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先是请动自己的老恩师曹允大这个没有官职在身的中立派,前往清州,和他们进行一定的接触和谈判。曹允大的身份最为合适,既和洪景来有一定的亲密关系,又不是公开的丰山洪氏势道政治成员,致仕在家的曹允大还不引人注目。

说是谈判,实际上当然是夹带着某种程度上的警告。首先是书院方面希望把六七万士人儒生都捆绑在万东庙和华阳书院上的这种行为,那是绝对不允许的,立刻解散这些盲从的士人儒生。其次就是万东庙神主可以不作迁移,但是所有历代先王下赐的免税田之外的所有田地,一概清退。

而且要编造鱼鳞簿册,上缴汉阳户曹以及松都留守衙门,一式三份,留案保存。以后十年一大比,只按鱼鳞册上的存档说事。除非洪景来以后的继任者是白痴,而且他们的势力大到可以放火焚烧汉阳、松都以及忠州三城,这起码可以保一百年的不兼并。

条件虽然苛刻,但是保住了华阳书院的根本,也即神宗显皇帝的奉祀权。有这玩意儿在,华阳书院的政治影响力就不会彻底衰败,几十年一百年后,他还能迎来辉煌。双方都让步,让洪景来把清核书院的事情推动下去。

就看他们识不识相了!

“此番对华阳书院一事,若能如您安排所愿,倒也可行。”原本应该不会来的赵万永,居然还是列席了会议。

因为此前反正的时候,小赵家多少也算是两面下注,原本应该是丰壤赵氏下任族长,且是赵镇宽嫡长子的赵万永在宗簿上被修改了一笔。赵寅永成了继承赵镇宽的嗣子,赵万永这个哥哥反而理论上不能继承父亲的一切。

不过这样到是让赵万永没有那么忙碌,赵镇宽丧事的丧主必须且只能是赵寅永,谁叫他是承家业的嗣子呢。

“如果只是将所寄名田归还原主,到也公正……”闵景爀和洪守荣也点头。

他们现在屁股在汉阳朝廷上面,自然是希望伸张朝廷的威权。而且此番对于华阳书院的处置,根本没有动及华阳书院的根本,算是很给华阳书院面子了。

“府院君,清州有消息传来。”屋内众人正在商议,屋外守门的金士龙敲了敲门,轻声禀报。

“进来吧!”洪景来一听是清州的消息,知道曹允大的交涉有了结果。

展开书信,匆匆一览,洪景来不由得皱眉。难道华阳书院的那帮子人,真的一点丁儿都不怕洪景来铁腕镇压吗?他们不仅全部拒绝了曹允大的提议,反而进一步威胁洪景来。只要他们愿意,洪景来今年就不要想收到一分一毫的秋税!

这也是洪景来在冬末春初开始清核书院的原因之一,去年的秋粮已经征收入库,今年的秋粮那是九月底十月份的事。这也是地方拿捏汉阳朝廷的最大利器,没有了地方赋税的供养,汉阳朝廷就会停摆。

现在秋税还有三四个月才征收,他们居然就已经准备拿这个来威胁洪景来,真是胆大包天!

“诸位看看吧……”洪景来把书信递给在座的众人。

“看来此事已经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赵万永多少带着些惊异,这帮人难道真的觉得自己的脑瓜子比洪景来的钢刀都要硬吗。

“再派个人去谈一谈吧,到底事关……”闵廷爀也不敢相信华阳书院的人这个大胆。

“还谈什么,谈判已经破裂,他们这是在向您宣战!”李济初都没看信,只看众人的语气就知道华阳书院算是和洪景来杠上了。

“……”洪景来并没有回答,心中还是多少有些纠结。

“现在不处置,就是前功尽弃!”李在朝看洪景来犹豫,帮着自己的契弟李济初说了一句。

“济初,你调集教导兵护送朝廷的御史,前往清州,迁移神庙和思庙的神主。然后就地撤除万东庙,胆敢有阻拦者,可以开枪!”是啊,现在退了这一步,就算是全盘退却,万劫不复了。

“这这这……”场内的一众文臣听到开枪两个字都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杀贱民是一回事,杀了几百几千也没有人在意,杀儒生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六七万士人儒生聚集,这要是开了枪,一闹一踩,死上几百几千人都是可能的。

一言不发,坐在一旁的金平淳双拳隐在大袖之中,时而握紧拳头,时而又松开,最终还是握紧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