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2、成于乐天心神用,闻箫韶道法自然 大结局

秋去春来,天地轮回,四时运转,转眼又过去了三年。.万变宗宗门道场中,那古宅前院的假山上多了一棵树。它看上去只是一株柔弱的小树,一人多高杯口粗细,顶端嫩枝展开,翠绿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这就是春村宝树,别看它是这么柔弱细小,可是所扎根的大阵发动之时,能化为参天巨木,茂盛的树冠以及万道翠绿垂枝可以守护与笼罩整片道场。它所扎根的假山,最早是一座万山大阵,后来又经过了凿建,与整座古宅的地气灵枢一体,布成了一座万变大阵,这株树的位置如今就在大阵的中枢。

万变宗的根本道场就是这座古宅,外围又进行了扩建,自然还有其他看不见的法阵,但古宅中布下的万变大阵是守护道场最核心的法阵。在那株小树下还卧着一块条石,呈长方形,表面光滑如镜,甚至能隐约倒映出树影。

这块条石原是一块三丈高的巨碑,数百年前立在玄妙观大殿后方,外人却看不见它。而它此刻只呈现出三尺长、一尺多宽的样子,仿佛可供人坐在树下歇息。

这块巨碑的来历可不简单,它是一件神器,其中蕴含着一座锁妖大阵,名叫玄一门,为玄妙观一派的前辈高人所打造。但在寻常的情况下、寻常人眼中,它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条石。

这块条石是梅兰德、成天乐、小韶等三人合力找到的,几十年前重修玄妙观时,它竟被就地取材、砌进了殿外高台下的地基中。他们当然没有损毁玄妙观大殿的地基,而是以**力施展移转空间神通将其取出,又将另一块形状大小完全一样的条石填了进去,做得毫无痕迹。

万变宗安置此物之法,与曾经的玄妙观不一样,并没有将这块碑重新立起来,而是将之平放在宝树下,也成了万山大阵的一部分。

当年楚妖王平黄曾经到万变宗来搞乱,被众妖困在万山大阵中不得脱身,一番苦战后楚平黄祭出玄牝珠欲攻敌突围,不料玄牝珠却被成天乐摄去。失去玄牝珠后的楚妖王平黄,后来也重新开始修行,如今还在万变宗中参加宗门道场凿建呢。

假如再来一位如当初的楚妖王这般人物,万变宗众妖已无须那么麻烦了,万变大阵发动便能将之困入其中,春村宝树化为参天巨木,枝条刷下的碧光足以将之打落,接着以玄一门锁拿。

玄一门是玄妙观的神器,而玄妙观又称镇妖门,其**自古降妖无数,玄一门就是处置那些祸乱世间强大妖物的刑台,如今却成了守护万变宗道场之物。成天乐所得的妖修法诀也是源自玄妙观,如今却重开天地自成一家,指引各类妖修于红尘中安身修行。

如今世间也有其他的妖修传承宗门,比如大有宗。三年前大有宗代掌门燕无欢留信离去,据说要闭关**,却预感劫数难度,于是提前安排好了宗门事务,不少知情者都猜测燕无欢是入了生死关。

三年后燕无欢果然没有出现,泽田便继任掌门之位。此事若在三年前可能会令人感觉很突然,但等到如今仿佛已顺理成章。

泽田的继位升座仪式,有昆仑各派同道到场观礼,成天乐也去了,身为见证人的正一门掌门泽仁当然也到场了。

泽田正式继任大有宗掌门后不久,又是金秋时节到来,各地校园中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北()京大学未名湖畔,有一男一女挽臂走过,男的憨厚稳重、女子美丽大方,竟是禇无用与沈翠兰这对夫妻。

禇无用一边走一边说道:“翠兰,有那么多名胜古迹还没逛呢,你怎么要跑到学校来?”

翠兰挽着丈夫的胳膊道:“我一直住在乡下,书就读到高中而已,很羡慕那些有学问的人。既然有机会到燕京来旅游,我就想进这些大学逛逛,也不是非要看什么,就是想沾点学问,也让你带一身学问气回家。”

禇无用呵呵笑了。他们身边有不少年轻人走过,背着包、拿着书,抱着坐垫和各种零食,是回宿舍或去自习室的学生们。不远处有个女生一惊一乍道:“快看,那不是孔琦老师嘛?哇,好帅耶!”

另一名女生道:“真是孔琦老师耶,越看越帅!看他那板着脸的样子,太酷了!我们宿舍就有好几个报了他的选修课,上学期全部挂科没过。”

“为什么没过呀?”

“你傻呀,谁是去上课的?我干脆就交了白卷,这学期接着重修,就是坐在教室里看帅哥啊。”

“我也听说过这个孔琦老师,他到底是教什么的?”

“据说在国外的时候做过哈佛的讲师,但哈佛限定他讲的课只能是中国政治,至于现在嘛,他可以尽情的讲授世界各地的文明了。……这是第一节课的时候,他自己说的,去年他也这么说过。”

“人长得这么帅,课讲得怎么样?”

“不知道,上课的时候感觉挺新鲜的,但是没太记住。……孔琦老师的围巾真好看,每次看见他都戴着不同的围巾!”

孔琦从远处走来,与禇无用夫妇擦肩而过。沈翠兰听见了那几个女学生的话,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孔琦走过去之后她才说道:“老褚啊,刚才那个后生是学校里的老师,天气还没那么冷,他系着围巾不热得慌吗?”

禇无用笑道:“这个人,恐怕只剩下围巾了,当然得系得漂亮些、花样多些。”他很清楚孔琦是谁,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对方能听得清清楚楚。

已经走过去的孔琦当然听见了,他也认出了禇无用,不自觉中加快脚步向前疾走,绊到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孔琦不知禇无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却不敢回头看,下意识的伸手理了理衣领,又系了系围巾,尽量使自己的样子显得很潇洒。

……

这天深夜,数千里之外的姑苏,一轮明月升至中天。山塘河结束了一天的喧嚣,宁静的水面微波荡漾,倒映着一片月光。从山塘桥的方向无声无息驶来一艘船,此船无篙无桨,就这么缓缓推开波浪逆流自行,像是进入了一幅月光下展开的画卷。

船头站着一男一女,假如夜归的人们走过岸边的山塘街,却看不见他们和这条船。他们在月光下隐去了行迹,正是成天乐与小韶。

两人身前放着一张琴案,琴案上却不是古琴,而是一幅展开的画卷。卷上并无画迹,就像倒映月光的水面。清凉的夜风吹来,拂动了发丝,小韶说道:“这幅画卷成全了你我,它是当年清风、明月两位金仙所打造的神器,你我得福缘如此,应拜谢二位金仙。”

小船悄然停泊在波心,两人在明月下的清风中跪拜。这时岸上有人踏歌而来,在这宁静的月夜里吟唱着一首《芜城之歌》,歌声在山塘与虎丘之间回荡,小韶和成天乐听在耳中是那么的清晰,却没有惊动附近已进入梦乡的居民。

成天乐与小韶起身拱手道:“请问是哪位高人至此?”

来者答道:“我叫石野,从小住在芜城市东北四十里外,昭亭山下石柱村。”

随着声音,石野的身形已出现在船头,隔着那张琴案,面带微笑站在两人对面。两人赶紧行礼,成天乐说道:“实在抱歉,从未听过石盟主唱歌,一时竟没认出是您的声音!”

小韶也说道:“石盟主来的真巧,我与天乐正有事打算想向您请教呢。我们尚未去梅花山拜见,您却来到了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