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我没有,我不是,你们冤枉我

咣当!

一声巨响过后,禄东赞到底还是没把第八盏酒喝到嘴里,众目睽睽之下,脑袋杵在桌上,睡了过去。

丢人败兴,跟着禄东赞前来的副使脸色铁青,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神特么宁可喝死也不能被吓死,以前咋不知道这家伙酒品这么差呢,连老子都给整出来了,这也就是大唐皇帝好说话,否则还不知道惹出多大麻烦呢。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杜荷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别人吟诗作赋都是风花雪月,咋到他这里全都是打打杀杀?

不是斩楼兰就是破楼兰,楼兰招你惹你了,人家都亡国好几百年了,真以为谁都听不出来你含沙射影想要吞并西域的意图咋地。

吐蕃副使这样想着,那些来自西域的使团一个个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至于李世民……,就挺尴尬的。

你说人家使团还在这儿呢,你就嚷嚷着要灭了人家,这多不好,虽然咱确实有这个意思,可咱能不能含蓄一点,都是读老了书的文化人,怎么跟尉迟敬德那个武夫一样。

再看一眼自己手下那些武疯子,嗯,已经看不成了,基本上全都喝高了。

甚至不仅仅是武疯子,文官这边也没好到哪儿去,一个个叫嚣着何须生处玉门关,大呼过瘾的同时,烈酒不要钱一样往嘴里灌着。

之前是担心杜荷输了丢人,现在怕什么,从开始到现在仅仅一刻的时间,接连十八首冠绝当代的华丽诗篇横空出世,不说是绝后,但绝对称得上空前。

所有大唐的读书人都应该记住今天,杜荷以两九一十八首边塞诗震慑西域群丑,力压吐蕃大相,迫使其借酒装疯?从此不敢言诗。

同时又凡唐人?当贺之!

别说禄东赞是真的喝醉了,在场的都是老狐狸?眼都不瞎?真醉假醉难道看不出来?

李二的一场宴会办下来,宾欢不欢不知道?但主确实很欢,一个个酩酊大醉?这个要斩楼兰?那个要破辽东,搞的李世民哭笑不得。

……

是夜,两仪殿。

望着几乎挂满一面墙壁的十八幅字,长孙皇后为之大感惊讶?一边替李世民揉着嘣嘣直跳的太阳穴?一边问道:“二郎,这些诗真的都是杜荷在一刻之内所作?”

“朕还会骗你不成。”李世民头枕在长孙皇后的腿上,脸上带着饮酒过量的迷之笑容:“观音婢,你不知道,当时那场面……哈哈哈……?尤其是杜荷那小子吟到,直为斩楼兰的时候?朕亲眼所见,那些西域使一个个脸都是铁青色的?痛快,真是太痛快了!

哦对了?观音婢?朕不得不提醒你?杜荷这个学生你怕是教不了了,宫里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那小子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天下士子的代表人物,呵呵……,你啊,下手晚了!”

长孙皇后纤纤玉手顿了顿,轻嗔道:“二郎这话说的,好歹妾身还是母仪天下呢,怎么就教不了他这个文人表率了。”

“呃……,对对对,是朕失言了,是朕失言了。”李世民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突然面色一正,翻身坐起:“观音婢,你知道么,朕今日很开心,好像又回到当年征战沙场的日子,杜荷此子,深得朕心,你……千万不要把他给教废了。”

“陛下……”长孙皇后见李世民如此说,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陛下误会了,妾身说要教导杜荷,不过是给他一个身份罢了,便是他以后真的闯出什么祸来,也能便宜行事。”

欸?!

听长孙皇后如此说,李世民方才恍然大悟。

杜荷那小子就不是个安份的主儿,有皇后弟子这个身分,就算惹出祸来,也有转圜的余地,了不起就是执行师法,让皇后叫过去随随便便骂一顿完事。

可若是没有这层身份,到时候就只能自己舍了这张老脸去保他,传出去难免会让人说自己这个皇帝处事不公。

想通了其中关窍,李世民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观音婢,朕没想到你竟然会想的如此长远,之前甚至还误会你……”

长孙皇后伸手挡在李世民嘴前,打断他道:“二郎不要说了,你我夫妻本是一体,妾身为你着想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须道歉。再说,二郎贵为天子,岂可对一个妇人道歉,没的折了身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