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9章 祈求辉耀

啪!

听到后面的巨响,乐语看过去,看见衔蝉尘尘这个人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被大总管顶在墙上,他手里那柄耀武扬威的涂毒短刀居然被大总管拿着捅到他身上。狸奴双唇紧闭,死死瞪着大总管,一声不吭,就像是一个被毒打了一顿的委屈小孩子。

“老了老了,真的承受不住小朋友这样的折腾。”大总管松开手,任由衔蝉尘尘被短刀钉在墙上。狸奴想伸出手拔出短刀,但动作迟缓得像是迅雷百度云,最后更是双手垂下,彻底没速度了。

“不用担心,加林根不会毒死人的。”大总管说道:“或者说,不会死得那么快——加林根的主要效果是强烈麻痹和催眠,只不过所引起的麻痹效果会导致心脏停止。按照这小屁孩的身体素质,他至少可以撑到明天太阳升起。”

乐语:“你这个称呼好没礼貌,就算是我,也不会当着他的脸喊他小屁孩。”

“他这不是睡着了嘛。”大总管笑道:“不瞒你说,我已经忍了他好久了,又臭屁又嚣张,有这个机会能打他一顿实在是身心舒畅……你要不趁他没醒来也打他几下屁股?”

“很好的建议,等我把你抓住就去打他屁股。”乐语摆出起手姿势。

“这个……虽然我对琴乐阴你的战斗力从无疑问,但我更了解二号的实力。虽然出于特殊原因,他的实力下降至融会贯通境,但他之前可是实打实的登峰造极境。哪怕有思维迟钝等劣势,但你能让他解脱,想必也费了你不少力气吧?”

大总管笑道:“你真的还有力气跟我战斗吗?”

“正如你对二号那么了解,我也很了解衔蝉猫猫的实力。”乐语说道:“作为生死仇人,他虽然比我差得远了,但也绝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十八战法全登堂入室的小圆满,肯定也给你造成很大麻烦吧。“

“确实。”

大总管撕开了衣服袖子,露出密密麻麻的刀痕:“如果不是他过于相信加林根的毒性,也不会被我那么轻易地抓住机会。人啊,总是过于相信自己的经验,殊不知让他们成功的并非是经验,而是幸运。”

“这种话未免过于否定经验积累的用处了。”

“经验自然是有用的,但有用的并非经验的重复,而是经验的改进。”大总管看了一眼铁面人的尸体:“就像你是用更先进的八稻流战胜了二号。二号实力比你差吗?不,他输在经验的重复。”

“不追逐着时间往前走,就会被时间吞没;不从经验里得到改进,就会被经验蒙蔽;不鼎故革新浴火重生,就会零落成泥碾作尘。世事万物,盛衰生灭,莫过如此。”

“大总管你的发言发人深省,有兴趣来皇院执教吗?”

“有?皇院教师可是我当年最想做的职业?工资高福利好假期多又轻松,可是规矩、利益和感情种种因素让我终究只能负重前行?不得不吃香喝辣、叱咤风云、鱼肉百姓……”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那可是?不然我怎么这么老了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还不是年轻时保养得太好了。”

大总管从地上一踢,将衔蝉尘尘另外一柄短刀和手铳踢到手中:“好了。老人家我休息得差不多了?谢谢年轻人你尊老爱幼。”

乐语苦笑道:“但我还没休息好,能不能……”

“不能!”

一声爆响?大总管化为一道残影接近乐语。虽然只是寻常的凌虚步伐?但大总管用出来却别具特色,轻盈得就像是飞舞的燕子。

荒咬!

一如既往的荒咬,吞天噬地而来!

然而大总管却避开了他的攻击,短刀蜻蜓点水地划向他的皮肤。乐语可不敢试试冰血跟加林根哪个更强?反手抓向大总管的手腕?逼他进入近身厮杀的领域!

砰!

大总管猛地低位开铳,乐语不得不改变身形避开铳弹,顺势打出洪吐震爆,却又被大总管避开拉远距离。

稍一接触,乐语就知道为什么衔蝉尘尘打不过他了——大总管真的太滑太混了。

他并不像铁面人那般如同千军万马的霸绝态势?也不像是琴乐阴那般难知如阴,更不像蓝炎那般无所不能。

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恶心。

他很擅长打断别人的战法节奏,会灵活使用道具地形助战?并不拘泥于任一战法,各种招式随手掂来?让乐语觉得自己不是跟一个人打?而是被一个配合默契的队伍围殴。

能以这种模式战斗?足以说明大总管处事冷静观察力强,只要他适应了狸奴的战斗模式,拿下狸奴自然不成问题——衔蝉尘尘的心理问题太严重了,冷静型对手是他的克星。

来回数个回合,乐语发现自己占不到任何优势,也不再犹豫,趁着跟大总管交错而过的机会,猛地发动了「纷争面纱」!

黑暗降临!

借着红发带来的些许光芒,乐语一爪杀向大总管的胸膛,黑暗中的荒咬光爆杀机无限!

嚓!

“什么……”

黑暗散去,乐语的手掌并没有插入大总管的胸膛,反而被大总管的短刀洞穿了!不过他也顺势抓住了大总管的拳头,并且欺身入怀,一拳打向腰穴!

大总管浑身一震,嘴巴张开似乎要惨嚎,然而乐语打到他下巴的第二绩彻底将他的话语封在喉咙里!

乐语任由短刀贯穿掌心,就这样握紧拳头,滴着血将大总管打得短暂滞空,然后高高跳起双拳锤向大总管的后颈,将他整个人打趴在地!

震战法·葵花三连击!

“结束了!”

乐语踩住大总管的背部,抽出短刀插到他的肩膀上,然后用指甲划破了右手的血管,尽量减慢毒药的侵蚀——他已经感觉到右手越来越没力气了。

“是啊,结束了。”

大总管侧着头,脸上并没有失败的遗憾,而是平静地看着乐语,说道:“琴乐阴,已经没人能欺负你了。”

「琴乐阴,已经没人能欺负你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钥匙,刹那间打开乐语脑海里那些尘封已久得记忆——那些琴乐阴深藏心里不为人知的珍贵宝物!

就像是一块冰落入熔岩里迅速融化,庞大的记忆融入到脑海里顿时让乐语微微失神,然而当他回过神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苍劲有力的拳头!

大总管猛地一拳打破了琴乐阴那张帅脸,伸手拉住乐语的右手,掏出一张枯黄的纸片贴着乐语的右手手背,急速吟唱道:“你是善良之友,邪恶之主;你是光之渴求,暗之希望;你是超越一切的真理,是神为尘世涂抹的色彩……不朽之书,祈求辉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