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9章 给我一个面子(上)

“涅若。”乐语拿出一条绳子绑起自己的红发,像是朋友打招呼一样朝涅若招了招手:“下午……好!”

说出最后一个字的瞬间,柔弱无骨的右手猛地一拉,乐语俯身弯腰,身形宛若红尘诡魅,平地挪移十多米,光影扭曲匿尽痕迹,旁边暗暗观察这两位教师的学生看得头晕目眩,意识错乱——在他们的视线里,并不是琴乐阴奔向涅若,而是涅若那边的世界被琴乐阴拉了过去!

血饮八稻流·鬼步!

涅若忽然跳起古怪的舞步,右脚交叉往后一伸,整个人就像婀娜的舞女向后旋转,同时他握住齿樱长刀的刀柄,负刀而出,一退一转之间抽刀回转,划出圆月光爆,明明是往后回避的反击,刀势却一往无前,刀光如同天河倒悬,斩出雷霆樱龙!

樱龙剑舞·浪返!

荒咬血光撞向樱龙光爆,顿时如同鱼雷在海中炸响,又像是炮仗没入粪坑,周围的光影激荡起阵阵涟漪,宛如加了层滤镜般变得暧昧不清。

“先拔钉子,再除剑鞘。”乐语双手十指像是虎钳般咬住齿樱长刀,长刀的刀锋距离他的掌心不过毫厘,然而就是无法跨越最后的距离:“分头行动。”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涅若低声说道。

“第一,过早暴露我们的同盟,只会引来其他人的联合。”乐语按下他的长刀:“第二,我可没兴趣帮你解决你的麻烦。也怨我当时年少不懂事,直接答应了你的合作,后来才意识到你才是最大的麻烦。”

涅若脸色不变:“你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我固然是其他剑鞘的头号敌人,但若是我退局了——”

“那你先退局再说,不然的话,你就给我证明你有留在这个游戏的实力。”乐语笑道:“想利用我,就展现出你的气概吧。”

“好!”涅若大喝一声,两人瞬间从僵持咬合直接分离两侧,“琴乐阴,你迟早会心悦诚服,向我低头!”

“拭目以待。”乐语拍了拍手,笑容明媚仿若随意地环视一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好,搞定一号霸道地精。

他刚才对涅若说的理由固然不假,但最重要的理由他没说出来——如果他现在就跟涅若合作,就等于不打自招,让其他所有无知地精明白自己被耍了,到时候不仅涅若这个奸夫要被围攻,乐语也要遭重。

幸好涅若本身也不干净,乐语随便说几个理由就能搪塞他,给他画了个‘只有强者才配利用我琴乐阴’的饼,接下来他自然会去找其他人麻烦了。

而且分开前乐语还跟涅若硬碰硬刚了一下,其他地精自然不会怀疑乐语跟涅若是在耍花枪,而是觉得这就是乐语的投名状,纷纷安心继续当乐语的‘唯一同盟’。

待涅若离去,乐语瞥了一眼夜魇教学楼附近的丛林,也进去开始‘拔钉子’。

考试作弊并非只有一种方法,乐语一方所选择的‘图书馆外挂模式’固然是收益最大、最有可能夺取全知之眼第一的作弊方式,但其他学生也有自己的作弊技巧。

在皇院这个地方,乐语他们才是萌新,学院里有的是浸淫作弊之道数年的大师王者。‘图书馆外挂模式’虽然强大,但步骤繁琐,需要辅助人员较多,相当于五黑排位,而学院里更多的是双排强者,甚至还有专门帮人上分的代打人员,他们选择的模式是‘真人代打模式’或者‘工作室模式’。

具体操作也很简单:四大系教学楼附近都有高耸树林,因此必定存在多个可以观察试室的眼位。外面的代打学生只要‘飞花战法’达到登堂入室水准,在光鲜明媚的天气下,他们的视力足以直接阅读浏览试室里的试卷。

全知之眼考试全部都是选择题,而且都是只有四个选项的单选题,想全部做对并不容易,但两位皇院学生合作之下,做对大部分题目却是相当轻松:只要代打学生与考试学生都会‘飞花战法’,那他们就可以直接进行眼神交流,再商量一些暗号,想相当于两个人一起做题。

更何况代打学生一般都考了一两次全知之眼,平时也涉猎广泛,不然没资格接这种代打生意。全知之眼的试题固然是天马行空,但终究是茶欢一个人出的题,对于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考生而言,肯定也摸索出一些类似于‘三长一短选最短’的经验,蒙对率相当高。

如果是‘工作室模式’,那就更恐怖了,几位经验丰富功夫了得的考生一起在外面代打,有不确定的题也可以及时去图书馆查找答案,分分钟都能给你代打出一个满分试卷。

相比起乱入的‘辉耀天女’,这些老工作室才是最有力的全知之眼竞争者。他们自然不会为辉耀天女让步,你们争位关我们什么事,我们这是在争取四系的荣耀!

是的,皇院每个学年分为上下两个学期,上学期基本是风平浪静,是学生们自由发展培养关系的养成时期,而下学期就是四系学生互相竞争的搏杀时间,而全知之眼便是四系争霸的开幕赛!

全知之眼只有一个席位,但皇院却是有四系四首席!

哪系能赢得全知之眼,相当于该系未来首席有全知之眼的加成,而同年其他三系首席自然是没有这个履历。到时候在公告栏上吵架,直接一句‘你们首席没全知之眼’就能将对方噎得说不出话。

除了面子以外,还有关乎全系的实际好处——学年末会进行学系综合测评,全知之眼这些课外活动优胜也会被算进里面,按照测评分数的排名,第一学系全系学生奖励5学分,第二学系2学分,第三学系1学分,第四学系无奖励!

除了学分以外,还有隐性的惩罚:皇院学生是要进行学院劳动的,往年优胜的第一学系基本不需要劳动,第二、第三、第四学系的劳动量依次增加。

这些还不算什么,学生们就当做是体力劳动了,最骚的是茶欢会隐形歧视第四学系——具体表现在公告栏吵架上,第一学系骂第四学系,茶欢会轻轻放过,但反过来第四学系骂其他学系,茶欢保证他的帖子活不到下一次鸡叫!

皇院学生大多数都是热血方刚的少年少女,遇到这种管理员拉偏架的行为,这怎么能忍?

当然能,毕竟那可是‘暴君’茶欢。

不过这也因此激起第四学系的竞争之心,基本每一届第四学系都会隐忍待发,苦心学习,待一年之期已到,便是他们全面反攻的时候!

茶欢掌管皇院十多年,有学系连任第一,但从没学系连败第四,可见他的手腕何等了得。

学系之间的胜负,关乎面子,学分,甚至时间,学生怎么可能会给辉耀天女让步?

不过,乐语估计有些剑主已经将自己跟学院荣耀挂钩,像明双鲤那种,肯定是说服了几个作弊工作室来帮自己忙,保她成为下一年的夜魇系首席。刚才涅若离去的方向,应该就是他们的作弊小队所在地方,涅若是绝不会远离自家的作弊小队。

剑鞘们自然是不在乎四系争霸,因此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负责在外面代打的‘钉子’一个个拔出来!

为了让七个菜鸟互啄,必须先将其他黄金钻石大师王者段位的强者全部断网踢出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