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京城

娄府偏院,这里在三年前就改成了一个小规模的演武场,在这里每日挥洒汗水的不再是那几个老军,他们的年纪也不允许他们进行这种太过激烈的搏斗。

是一些府兵中的健者,有搏杀经验的军士,在他们的推荐下,也有其他州郡的军士前来应聘;并不是聘为娄府护卫,在照夜国这种行为不被允许,有私聚武装之嫌。

他们中的有一技之长的,都会得到娄府一份为期三个月的教习职位,就为了满足娄府小公子对武艺的爱好,这也成为了普城上流阶层的一个笑谈。

娄府公子,文状功名,只要肯继续深造科举,前途无量,却去习练这种下层平民才会感兴趣的东西,而且还不是在在江湖上有名声的拳师侠客,却只在军队中找寻。

他们不理解娄小乙,却只有真正的修行人才能稍微理解他的用意;但修行人是看不起这些凡人武技的,太粗俗,太直接,没有美感。

但娄小乙却是知道,杀人不需要美感,只需要达到目的!这些搏斗经验丰富的军士很少有人去练那些成套的东西,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往往就一手绝技,杀人的绝技,就这,便值了三个月的教习和一笔还算丰厚的程仪。

别人不知道,但这些军士在离开娄府后,可不会对这样的经历嗤之以鼻,事实上,他们每个人在离开时都是教无可教,是被徒弟干趴下的!

所以他们知道,娄府小公子可不是像绝大部分权贵那样仅仅把习艺当作一种爱好兴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是真学真打真杀,三个月其实是顾及他们的面子,大部分人来这里一个月也就黔驴技穷,不再是教习的身份,而是换成了肉靶!

他们最惊讶的,就是小公子变态的身体素质,虽然他从不用身体来欺负凡人,主要以学习技巧为主,但他异于常人的反应摆在那里,很多在凡人中很厉害的技能在他面前也就平常。

这一天,演武场上空落落的,教习们一个不剩,在和娄小乙的武技对碰中灰头土脸,而新的有真正能力的武者却越来越难找,这是很自然的事,变态的身体,属于准修士级别的灵力,这让这种凡间的对决缺乏可比性。

最后一名教习走了过来,背着简单的行囊,他也是唯一一个在娄府待足一年的,是娄小乙的娘舅家,国都照夜城将军府推荐来的禁军教头,在娄府待足了一年,今日过来辞行。

娄小乙挽留道:“将军这是何故?可是娄府招待不周?将军在照夜前景暗淡,受人排挤,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过一年时间,有些事怕是过不去吧?

不如就在娄府常住,把家人也接来,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这位教头姓过,是个有真本领的,禁军教头身份是实打实的靠本事挣来,却不是溜须拍马走权贵门路得来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不懂人情交际的他也最终恶了贵人,被排挤出禁军,这才有受娄小乙娘舅之托,来普城安身这一出。

一年相处,娄小乙很是敬佩这人的为人和本事,想收他入府,却是张不开嘴,因为他与其他人不同,自有傲骨在身。

想留的人要走,混饭的却想留,这就是生活,不尽如人意就是主基调。

过教头洒然一笑,“叶落归根,故乡虽穷,却是生我养我之地,不可嫌弃,再说,那里还有我牵挂的人!”

娄小乙也不多劝,这种人是劝不回的,就像他如果远走他乡,就一定忘不了普城的亲人一样,哪怕是桃源仙境,也挡不住一颗游子归乡的心!

过教头严肃的面庞头一次有了笑容,“其实,我的本事你已学会,也教不了你什么,就不必在此耽误大家的时间。

公子到底是什么人,我已有所猜测,在照夜城王公贵族子弟中修行人大把,但能如公子这般,能踏实下心情从凡间技击入手的,我还是遇到的第一个!

实话说,那些所谓的修行人,只要近身,我拿下他们并不难!可公子不同,这身天赋无与伦比,入得军中就是万人敌,可惜,有修行这条路,凡人武技就是个笑话!”

过教头叹了口气,“凡人武技中,大部分对公子来说都是无用的,因为身体不同!

但有一点,无论对凡人还是修者都是必须遵循的基理,力量和速度!

在我看来,到了公子这个地步,已经没必要刻意追求那些所谓的技巧,不需要!

力量,无坚不摧的力量!这属于修行范畴,我无法提出意见。

速度,这个是可以通过大量的重复训练来提高的!你每日挥剑一万次,十年后,剑就是你的手!”

过教头说完,扬长而去,留下苦笑不已的娄小乙,他又不想成为剑修,练什么挥剑?

但转念一想,如果只考虑在近身时的搏斗能力,那么练一练好像也没什么大碍?也不耽误未来的学法。

所谓艺不压身,反正自己在食气期也没什么更好的战斗提高方法,客串一个人间剑客好像也不错?

但有一点他是认可的,再想从这些凡间武者身上学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已经完全不现实,力量,速度,反应上的巨大差异让彼此对绝技的理解大相径庭,凡人眼中的虚晃,骗招在娄小乙看来就很可笑,他逐渐开始明白了速度在战斗中的意义。

早食后,照例去母亲那里为两位长辈捏拿,这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课,因为他的坚持,两位老人的身体可要比同年龄层次的老人要健康的多。

这是他修行最现实的意义。

但今天,母亲有话要对他说。

“最近普城上层有暗流涌动,小乙留意到了么?”

娄小乙不以为然,“知道!就是上层变更吧?他们当官的狗咬狗,无非就是为了更大块的骨头,这些和咱们娄府没关系吧?母亲的意思是?”

娄姚氏就叹了口气,“和娄府没有直接关系,但却和照夜城的姚府有关系!

你二舅他们也想要更大块的骨头呢!”

为您推荐